天天消消乐下载安装到手机

一看到云薇暖,一向威严的倪昭昧顿时喜笑颜开。

“这就是暖暖呀,十几年没见了,小丫头都长大了,真好。”

倪昭昧眼中满是欣慰和慈祥,哪里还有刚才吼厉啸寒时的霸气。

云薇暖羞涩一笑,乖巧说道:“舅舅好。”

“好,好,真乖,唉哟,厉啸寒这小子有福气啊,竟然能娶到暖暖这样的媳妇儿,嘿,你小子上辈子修的福气!”

倪昭昧拍了拍厉啸寒的肩膀,笑着说道。

旁边站着个身材微胖的中年男子,他西装革履,戴着金丝眼镜,看上去很是儒雅。

“二哥,你这话说的,什么叫厉啸寒福气好?这根本就是他们厉家祖坟冒了青烟,才能娶到暖暖的,是吧,厉啸寒。”

被点名的厉啸寒无话可说,呵,什么叫祖坟冒青烟?他也很优秀的好吧?

“三舅舅,你这话说的,给我留点面子?”

这个戴着金丝眼镜的男人是倪家老三,倪宝珠的双胞胎哥哥——倪等昧。

唔,谁能想到当年最多余最不受宠的倪家三哥,现在已经是兰城政界呼风唤雨的人物。

旗袍熟女床边秀美腿

他一跺脚,这兰城政界也得抖三抖,当真是威风凛凛。

“双胞胎好啊,龙凤胎更好,你小子这福气,啧,没的说。”

倪昭昧一脸艳羡,明明家族有双胞胎基因,但他们兄弟三个都没那福气。

没双胞胎就算了吧,呵,还都他妈生了儿子,想要个女儿,比登天都难。

作为双胞胎之一的倪等昧叹息一声,拍了拍厉啸寒的肩膀。

“小子,你舅舅我作为过来人,可是提醒你一句啊,一定要一视同仁,一定不能重女轻男,当年,你舅舅我……深受其害!”

回忆起当年,倪等昧简直就是一把辛酸泪说不出口。

当年吧,他刚出生,亲爹一听他是儿子,啧啧,据说那表情简直了,嫌弃的眼神不加掩饰,想也不想就赐了名,等昧!

再到满月宴上,亲爹抱着自家妹妹喜笑颜开,可他作为比妹妹早几分钟出世的倒霉蛋,孤独躺在摇篮里哭成了狗。

亲爹重女轻男也就罢了,一家子人都没想起他的,呵,这些,简直都不是人!

所以倪等昧现在很担心喜乐的处境,真的,厉家也不是什么好人,他们肯定也是重女轻男没下限。

看到三舅舅那眼神,云薇暖有些想笑,却又不敢笑。

唔,毕竟这位舅舅也是个了不得的大人物,这平时都是众人环绕的大BOSS呢。

厉啸寒笑:“您这话说的,我是那种人吗?我对平安和喜乐,一向都是一视同仁,没有半点偏心!”

“呸,还狡辩,就你这句话,我都听出来你偏爱平安了。”

倪等昧嗤笑,作势要去踢厉啸寒。

莫名其妙被指责的厉啸寒哭笑不得,不是,他这话怎么了?怎么就重女轻男了?

“你看你,提到俩孩子,先提平安,再替喜乐,这就说明你心里是想着平安的,啧,小子,你小子这心态不行啊。”

倪等昧啧啧两声,义正言辞替喜乐说话,真的,他在这方面很有经验的。

这话让厉啸寒彻底无语。

卧槽,这有什么关系吗?平安是姐姐,喜乐是弟弟,这先提平安怎么了?怎么就重女轻男了?

看到厉啸寒被两位舅舅围攻,云薇暖于心不忍,开口替他解了围。

“一直听月嬅提几位舅舅,尤其是二舅舅,简直就是月嬅的偶像,我心里好奇死了,今儿个一见,果然名不虚传。”

听到这话,倪昭昧一脸喜色。

“月嬅这丫头,果然给舅舅长脸,不错不错,回头一定好好表扬她。”

一旁的倪等昧不乐意了。

“呵,这什么意思?史月嬅一有事就找我给她善后,哦,偶像却是二哥,这丫头不厚道啊。”

云薇暖笑,不紧不慢说道:“二舅舅是月嬅的偶像没错,但月嬅还说,您是她最好的朋友,唔,您想,她是不是有什么事都会告诉您?我没说错吧?”

听到这话,倪等昧的脸色瞬间阴转晴。

“嘿,这话倒是没错,从小到大,月嬅这丫头确实和我亲,什么都愿意告诉我,不是我吹啊,她妈妈不知道的事情,我可是都知道的。”

看着两位舅舅喜滋滋的表情,厉啸寒忍不住多看了媳妇儿两眼。

嚯,他家媳妇儿原来也会哄人啊,而且这两位,一个是军界大佬,一个是政界大佬,这哪一个都是呼风唤雨的大人物呢。

媳妇儿这三言两语的,就将这俩人给哄高兴了。

倪昭昧清了清嗓子说道:“啸寒,你小子给老子记住咯,要好好对暖暖,要是敢欺负她,老子一枪崩了你!”

受到威胁的厉啸寒:“……”

舅舅你醒醒,咱们才是一家人好吧?明明你们是看着我长大的,但为什么现在胳膊肘就往外拐了?

“哎呀,别光顾着说话,二哥,人家暖暖都叫咱们舅舅了,这不能不给见面礼啊。”

倪等昧一边说着,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来。

“咳咳,暖暖,舅舅这两袖清风的,不如厉啸寒这小子有钱,但舅舅这地位,也多少有点权力,那啥,这名片你拿着,将来要是有什么事儿,舅舅没准能帮得上忙。”

云薇暖诚惶诚恐接过名片。

天知道这名片的分量有多重,说句毫不夸张的话,这俨然就是免死金牌。

以倪等昧的身份,哪怕是云薇暖杀了人,他都能帮她摆平了。

“啧,老三都表示了,那我这当二舅的不来点好东西,岂不是要被你比下去?”

倪昭昧摸着下巴笑道,一边说着,也一边伸手在口袋里摸索。

片刻,他也从口袋里掏出个东西,却不是名片,只是一张皱巴巴的纸。

“不是,二哥你这玩意儿拿不出手啊,一张破纸你想糊弄谁呢?”

倪等昧毫不客气嘲笑,呵,果然是知道打仗的大老粗,什么东西都敢送。

“你懂个屁,没看到这上面有老子的签名和印章吗?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?我告诉你,拿着这张纸,在整个军界都能说得上话。”

倪昭昧用看二傻子的眼神看着自己的亲弟弟。呵,过去了这么多年,这小子还是个蠢货,也不知道是怎么爬上政界塔顶的,可能是走了狗屎运吧。

Tags: